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笋200603班的乐园

班级博客——我们心灵的家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穷人》续写  

2011-09-16 12:44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呼延婷

又是一个寒风呼啸的夜晚。海浪汹涌澎湃,狂风拍击着窗户和门,发出“噼、噼”的巨响。屋内的七个孩子蜷缩在一起,一个也没有睡。因为他们的父母亲都还没有回来。

“哥哥,你说父亲和母亲是不是上帝派来的天使?”年仅4岁的维塔问出了他心中久久的疑惑。

“当然啊。”维塔的哥哥,5岁的里奇毫不犹豫。

也许,对他们俩来说,桑娜和渔夫真的是天使。在三年前,他们的妈妈西蒙去世后,“两位天使”就现身了,只不过他们一直不知道而已。

古老的钟有气无力的敲响了十二下、一下……桑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小屋里。看见七个抱在一起睡熟的孩子,她欣慰地笑了。虽然帮地主做了一天农务活,但是回家还能见到这么可爱的七个孩子,也没有什么不如意的了。桑娜坐在挂着白色帐子的床前,看着这七个熟睡的孩子。他们睡熟的模样是那么可爱,那么纯真。“孩子们,做个好梦!”桑娜亲吻了每个孩子的脸颊,然后便去补那张昨天被大鱼撞破的渔网了。

“桑娜,我回来了!”窗户外传来渔夫的声音。桑娜连忙过去开门,看见日益憔悴的渔夫,心里像被针扎一样。

“今天还顺利吗?”桑娜接过渔夫手中的渔网和船帆,抖抖水,放在火炉旁。

“唉。”渔夫没有回答,只是叹了口气。

桑娜也知道,自从入冬以来,几乎天天都是这个鬼天气,哪有什么鱼可捕?孩子们依旧穿着单薄的秋衣,她自己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家里的开支。而七岁的罗克到了上学的年龄,却在家里照顾着比他自己小的六个弟弟妹妹。

“别想那么多,我们不是已经熬过去四年了吗?再坚持一下,就过去了。”渔夫鼓励着桑娜。

“我没事的。”桑娜的目光又移向了那七个熟睡的孩子。是啊,他们就是自己干活生存的动力,有他们呢,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。

海风打着木门,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就像木匠锯木头时那样。

于是,渔夫和桑娜过着每天如一的生活。不论刮风下雨,渔夫早出晚归出去打渔。不管春夏秋冬,桑娜去地主家干着那些又脏又累的活,还是由罗克照顾他自己和弟弟妹妹们。时间像细沙,从指尖缝流走,想抓也抓不住。艰苦、劳累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。

转眼,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了,而他们的生活条件也逐渐好了起来。渔夫不用再出去打渔了,桑娜也不用天天忍受着白眼去当佣人了。因为罗克虽然比别人晚上学,但是他的刻苦、勤奋与天资聪慧使他已经从斯坦福商学院顺利毕业,回到俄国找了一份优越的律师工作,可以宽裕他们的生活。不过,为了供弟弟妹妹们读大学,他们一家九口仍住在那个很小很温暖的渔家小屋。但是,一切仍显得那样温馨与美好。

“是时候告诉他们了。”桑娜看着已长成壮小伙的维塔和里奇,心里始终有个疙瘩。

“是啊,我们不应该再瞒着他们了。”渔夫叹了口气。

“你说,维塔和里奇会不会知道真相后,离开家里呢?”桑娜一想到这,心都揪紧了。

“离开与留下是他们的自由,我们俩也无权去干涉啊。他们要是选择走,就让他们去吧。”渔夫虽然也舍不得,但是他知道他们必须这么做。

那天晚上,渔夫与桑娜把所有的孩子召集来,开一个家庭会议。

大家又坐在了小屋里,火炉把小屋照得温暖而明亮,但是桑娜却忍不住低声哭泣。

罗克发现了妈妈的不对,细心的询问: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

渔夫看了一眼桑娜,只是摇了摇头。桑娜舍不得,他又何尝不是。

“维塔,里奇。我和妈妈要告诉你们俩一件事,我们不能再瞒下去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维塔和里奇隐约感到一丝悲哀的气氛。

“其实,你们俩不是我和你妈妈亲生的孩子。是18年前我们收养的,因为你们的妈妈也就是我们的邻居西蒙去世了,所以我们才把你们收养了。”渔夫说完,不忍心的别过头去,桑娜哭的更厉害了。

“什么?”两个孩子望着面前叫了十八年的“爸爸”和“妈妈”,先是一阵惊奇,随后那明亮的眼眸里黯然悲伤。十八年的亲情,面前的两个人难道不是自己的父母亲?难道那些哥哥们和自己本不属于一家人吗?维塔大声的叫着“不!不!我不信!我不信!”他跑出小屋,跑到海岸上。留下泪水似流星般划过天际。

“维塔!我的儿子!”桑拿再也克制不住了,她追了出去。

屋内的里奇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没说话,他的眼睛一直望着一个地方,那是墙上挂着的黑白全家福。那是在里克满18岁时,全家一起去照的。渔夫拍着里奇的后背,呜咽着。里奇走上前,取下那张全家福,用袖子擦了擦,一滴,两滴,泪水却将照片模糊了,熏染开来绽成一朵朵墨花。

渔夫叹了口气,走到小屋门口,倚在门前。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了海岸边的桑娜,又看见了维塔正在桑娜温暖的怀抱中静静的哭泣。夕阳西下,金色的阳光洒在沙滩上,给桑娜母子镀上了一道金光,仿佛是一幅静谧柔和的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